陇南 | 民生 | 体育 | 亲子 | 国内 | 国际 | 专题 | 评论 | 房市 | 车市 | 财经 | 旅游 | 美食 | 教育 | 文史 | 娱乐 | 

首页 | 陇南 |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看图不说话 | 微言大义 | 滚动
陇南网 > 国际 > 正文

江浙企业悄然复苏

2020/1/14 17:22:19 来源:新京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孙健芳

  与政府投资刺激下大张旗鼓的基础设施建设相比,来自企业层面的复苏是静悄悄的。

  过去一年间,江浙一带的企业在停工、外迁、转型的压力下挣扎,困境重重。去年此时,本报也曾率先报道江浙企业的境况,不过,时至今日,最困难的日子已经过去。

  10月底,本报在对江浙一带企业的再次走访中发现,虽然不同行业和不同性质的企业恢复程度有差异。但对于未来,多数企业表示乐观,一些内贸生产型企业已开始扩张产能,一些外贸型企业还有所犹豫,步伐相对谨慎。

  复苏

  在苏州工业园区,多数接受走访的企业都表示,企业最坏的时刻已经过去。

  “这次金融危机对全球和中国都是很大冲击,因为苏州工业园区更多是外向型经济,所以率先承接到这种冲击。”苏州工业园物流中心主任姚武告诉本报,他还表示,今年1到5月份,苏州工业园区整体出口下滑了39.8%,之后,随着形势转暖和苏州政府出台了很多扶持政策,出口下滑的趋势开始得到扭转。

  在园区中,由于行业不同,不同企业对过去一段时间下滑和复苏程度感受不同。

  苏州邦连新物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步秋妹对本报表示,公司业务从去年11月份开始下滑,到今年1、2月份达到最低谷,出现了亏损,一直到5月份还是比较艰难的,大概从今年7月、8月份才开始感觉订单量有回升,到了9月份已经开始做的不错了。

  步秋妹紧着补充道,“这与行业有很大关系,比如纺织行业,可能第三季度刚好是销售旺季,这类企业生产和销售量很快就上来了。另外,机电产品上升比较快,这些企业在1、2月份可能很明显下滑,但是到了7、8月份,因为刚好是国外的暑期阶段,一些企业的量也很快上来。”

  对此,康普科技中国区物流经理刘书禹部分认同,“那些快速消费类行业往往感受危机最直接,因为这些公司客户群会对这类生产或需求量有直接的影响,相比之下,机械或者机电行业的恢复可能会慢一点。”

  刘书禹告诉本报,康普科技从去年10月份开始感受到金融危机,今年第一季度公司感觉到进入一个低谷,这个状况到了第二季度继续延伸,到第三季度的时候,他感觉情况已经慢慢好转。

  在温州,很多企业也表现出与苏州企业类似的特征。9月份,温州外贸出口跌幅同比收窄至1.26%,这是今年3月以来降幅最小的月份;而进口环比则增长了14.32%。前三季度,整个浙江省GDP为15828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7.7%,虽然仍低于全国水平,但增幅较快,比一季度和上半年分别回升4.3和1.4个百分点。

  浙江泰恒光学是温州当地最大的眼镜生产企业,公司产品全部出口欧美市场,该公司董事生产总经理唐天日告诉本报,今年上半年,由于欧美代理商和销售公司主要都在清理库存,所以公司业务量减少。“截至目前,公司的总体销售量比去年减少了20%,但主要减少发生在上半年,到了6月份就好了很多,从7-8月份开始,公司订货就开始增加,这主要是因为眼镜行业的传统订货季节到来,我们希望今年剩下的几个月能弥补前几个月减少的量。”唐天日说。

  相比外贸企业,内贸企业受金融危机影响较小,目前恢复程度都相对理想。

  温州市纺织品商会会长梅忠同时经营了一家服装企业,主要为国内高档男士服装经营企业贴牌,“去年虽然有经济危机,但公司总体销售额还在增长。现在劳动力工资上涨很快,工资在年初还是1100元,现在上升到1500元到1800元左右。”梅忠有一丝无奈。

  对于公司的业务,梅忠很满意,“目前公司的订单已经很满了,有些利润较少的订单都不去接,有些大订单做不了就分给自己的卫星厂商去做。”

  在温州瑞安,当地很多企业以汽摩配件生产为主,一些企业主表示,即使在去年经济最差的时候,瑞安当地也几乎没有企业关闭,今年由于国内汽车销售市场较好,很多企业现在是满负荷运转。

  不过,即使在瑞安当地同一个汽摩配行业里,由于企业外销和内销性质不同,业务恢复程度差距很大,比如瑞安有两家做汽摩配的最大的企业,一家是瑞立,在纳斯达克上市,一家是瑞明,准备在国内上市,前者主要以贴牌为主,今年发展就不是很好,后者主要以国内市场为主,去年到今年发展迅速。

  阀门被认为是 “工业的鞋子”,也是今年政府刺激经济,扩大基础建设投资的受益者,温州鸥北区中是中国最大的阀门生产基地,当地的大众阀门公司的赵万里就表示,目前公司业务几乎没受到大影响。

  在内贸企业中,那些主要做消费类的行业恢复情况一般。

  浙江走运鸟公司主要以内贸鞋业为主,为国内一些知名的品牌如森达、蜘蛛网等公司贴牌,公司也做一部分自己的品牌销售,其总经理金光亮就告诉记者,虽然是做内贸,但由于从2004年开始,整个鞋的行业一直在走下坡路,所以整个行业发展情况一般。

  虽然行业不怎么好,但就走运鸟公司来说,目前订单已经很满,目前公司最大的问题是招工,“我做鞋业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碰到如此难的招工情况。”金光亮说。

  当然,也有一些企业仍没有度过金融危机,“现在一些企业因为自身的原因,在经济危机的冲击下,危机一直没有过去,我有一些乌江的客户做电视机等,到现在业务基本上没什么起色。”苏州邦连新的步秋妹告诉本报。

  机会、扩张、犹疑

  在金融危机之后,一些新的机会和机遇开始产生。

  苏州物流中心的姚武表示,金融危机对苏州综合保税区来说是利大于弊的,因为国际的一些服务贸易的产业要降低成本,开始向中国转移。

  “这些转移表现在业务量上,虽然我们整个业务量和去年同期来比是下滑了1%,但保税物流比去年上升了10%,”姚武说,他还表示,现在国外很多大型公司,比如阿迪达斯、三星等近十多家世界五百强企业的区域配送中心已经往苏州这边转移了,“以前部分国际企业已经谈好了,但是由于金融危机缓了下来,现在他们重新开始加入进来。”姚武说。

  苏州邦连新的步秋妹也表示:现在公司的大客户,比如惠普、戴尔等公司的订单在不断增加,所以很多上游的供应商客户的产能都是排得非常紧张。

  温州纺织品协会会长梅忠也很乐观,“今年上半年订货会大家订货情况虽然不错,但是比较谨慎和保守,下半年我了解的本行业的情况来说,多数企业都销售不错,大家对未来都比较乐观。”梅忠说。

  对于一些内贸型生产性企业来说,新的机会很快被转化成企业的产能扩张。

  温州永嘉县鸥北区是中国最大的泵阀生产基地,此地有大量的工厂正在新建和扩建。“这边都是正在建的厂房,”大众阀门集团总经理张万里指着一片厂房对本报说。除了看好经济形势和整个行业趋势外,很多当地人认为,投资厂房基本上是一本万利。“很多企业都是生产性的东西不赚钱,但是通过转让厂房能获取很大的收益。”当地的一些公司纷纷表示。

  在瑞安县城,也有很多新的厂房在建设,一位信用担保公司总经理就告诉本报,目前一些企业已经开始贷款来建设厂房,由于银行额度有限,所以很多公司选择向担保公司和民间融资,民间融资利率开始上升。

  相比内贸型公司,泰恒光学因为以外贸为主,公司扩张比较谨慎,公司总经理唐天日表示,在眼镜行业,一般情况下销售旺季大约从第一年9月份到第二年的4月份,今年情况虽然有所恢复,但是预计明年的销售旺季还是如今年一样,从今年9月份到明年1、2月份。“所以公司虽然也在扩张,但是只是在内部进行装修和扩张,而没有进行新建厂房的扩张。”唐天日表示。

  对于机电企业来说,是否扩张也会小心很多,康普的刘书禹告诉本报,由于第四季度刚开始时他们还发现,产量会有一点剩余,目前很多行业中的人也担心第二次产能过剩,需要一段时间观察情况,所以企业也不敢迅速扩张,即使订单增加,只是把一些订单分包出去。

  很多贸易性公司主要还是处于一些防御性阶段,上海吉田投资集团公司是一家以钢铁为贸易对象的公司,公司每年贸易额度也达到40多亿元,去年由于金融危机,加上钢铁价格波动幅度很大,所以公司没有盈利,“今年公司不预备扩大投资。”公司的叶先生说。

  还有一些走下坡路的企业停止了扩张,温州嘉太纺织品公司的林蓓蓓就告诉本报,由于纺织品贸易最近几年在走下坡路,所以对未来更为谨慎。


相关阅读:
南宁房价 http://nn.xinfang.zhuge.com/nanningfangjiazoushi/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业务范围 |  本网招聘 |  站点地图 |  版权声明 |  员工查询
新闻许可:国新网3712006003号   电信许可:鲁B2-20090035   ICP:鲁ICP备09023214号  

Copyright 1997-2014 All Rights Reserved.